您的位置:百家棋牌 > 航空 > 光明日报,广州日报

光明日报,广州日报

2019-09-30 02:14

四川省宜宾机场将搬迁并重新命名为“五粮液机场”的消息一经发布,舆论哗然。公众质疑的焦点是:一个机场乃至一座城市的名称让渡权,究竟属于谁?如果一个“实力雄厚”的企业只需说服本届政府,就能获得一个机场的永久命名权,那么一旦此举与“可持续发展”的科学发展观背道而驰,谁来为过失买单?

“五粮液机场”命名引发社会舆论一片哗然,笔者也认为这种命名方式不妥,虽然和其他网友相比较,笔者的观点未见深刻,但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主要由以下三点:

  广州日报6月26日AII7版学术沙龙  公共资源备受商业化、权贵化质疑 专家热议当提高利用效率  本期嘉宾  毛寿龙  莫岳云  只要是公共资源产权所有人集体做出的决定,只要公共资源的收益归产权人享有,那么公共资源无论怎么使用,都是合理正当的。  ——毛寿龙  公共资源不能完全市场化,很多公共产品的改革就是因为走了市场化路子,比如说医改、教改,忽视了公益属性,才导致不成功。  ——莫岳云

一个机场的名字与一座城市的名称一样,具有含金量极高的识别功能,它是历史与文化的沉淀物。对于“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的当地人民而言,它不但是物理空间的家园,也是心理空间的精神家园。无论是家乡父老还是客乡游子,想起它的名字,就生出归属感、尊崇感、荣誉感,它让爱国主义变得可触可感。由此可知,这些名字,绝对属于公共资源,它的任何权利让渡,必须得到全体人民的同意。任何一届政府,在没有得到人民赞同的前提下,轻率让渡命名权,就是漠视民意。

一、命名的违规性

  近来,多起与公共资源有关的新闻事件引起公众广泛关注。广州市民夏女士三岁女儿内急,向附近一政府机关借用厕所,结果工作人员以“办公区域不是公共场所”、“大家都借用,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为由拒绝。四川宜宾机场将更名为“五粮液机场”引发网友热议。四川地震灾区医院简阳市人民医院总投资2.4亿元的新住院大楼,设有VIP房间,装修豪华,被网友称为“五星级病房”。  公共资源本姓“公”,但时下却或者表现出商业化运作的倾向,或者备受私有化、权贵化的质疑。那么,政府机关有没有义务向市民开放自己的公共设施?机场作为公共资源,能否以企业命名?公共医疗资源为何患上了“豪华病”?本版特约专家对此进行讨论。

当地政府在“名称让渡”中是否获得经济收益?虽然我们尚无明确证据得知,但类似的例子足以引起高度警觉。某些部门打着改革旗号公然“创租”和“寻租”的恶性案例所在多有,将公共资源变成地方机构的利益,并且堂而皇之地追求利益最大化,这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花招。

运输机场的名称直接关系到运输机场和城市的形象,有必要对此加以规范统一。1986年国务院颁布的《地名管理条例》和2009年《民用机场管理条例》中对运输机场的命名和更名作了原则性的规定,2005年中国民用航空局颁布的《民用机场使用许可规定》根据《地名管理条例》的要求对运输机场的命名和更名程序作了细化规定,这些规定写的一清二楚、明明白白。

机关公共设施必须开放吗?

即便是纯粹的“体现政府对于当地企业的扶持与助力”,希冀通过企业冠名机场,强化品牌效应,实现所谓的商业价值最大化,也是极其短视的错误选择。公共资源的利用只有建立在公众普遍接受的基础上,才能产生长远的生命力,而商业品牌所蕴含的文化含量,极其有限,如何能够媲美具有历史积淀的地名?不要说是商业品牌,即便同是地名,一旦更名,也会伤及人民的感情,引来舆论汹汹。有些官员误以为“行政区划”是“行政官员”的分内事,却不知已经远远超出了其权力范围。乱用权力,将会加大人民与政府之间的间隙,甚至把人民推到自己的对立面。

由于该五粮液机场属于原宜宾菜坝机场的迁建项目,因此这属于运输机场的更名。《民用机场使用许可规定》第四十条规定,运输机场的更名应当符合下列条件:机场所在地城市名称或具体地点行政区划名称经国务院或各级地名主管部门批准更名的,该机场应当更名;当地群众因风俗或读音而强烈要求修改机场名称中后缀具体地点名称的,该机场可以更名。该条同时规定,即使符合以上两项更名条件的,更名应符合《民用机场使用许可规定》第三十九的规定,其中:“运输机场名称应当与国务院或各级地名主管部门审查批准的机场所在地行政区划的地名名称相一致”。

  从去年开始,广东省梅州全市机关单位开始实施“拆围建绿”,仅梅州城区就有73家单位拆掉围墙建设绿道,为市民腾出约20万平方米绿地。以前,市民去政府部门办事,要通过保安登记或严格批准才可以进入,但拆掉围墙后,市民随时可以进入机关大院。  前不久,海南三亚市园林环卫局为鼓励公共场所和社会服务单位开放厕所,规定免费向市民和游客开放使用厕所的单位可获得每年3000元~6000元的补助。政府机关和公共场所的厕所有没有义务向市民开放?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毛寿龙认为,政府机关没有义务必须向市民开放厕所,即使是美国的白宫也没有类似规定。政府机关里的公共资源不一定非得向市民开放。  华南理工大学教授莫岳云表示,要求政府普遍向市民开放机关内部的公共资源,时机还不成熟。政府机关有自己的内部规定,市民随意进出可能会带来管理上的不便和安全上的隐患。但是,特殊情况下,比如说确实内急时,厕所向市民开放也未尝不可,不能想当然地把市民当作“坏人”而予以拒绝。至于学校、公共服务机构内部的游泳池、体育设施和停车场等公共设施,可以逐步向社会公众开放,以实现公共资源的有效利用,但是,管理要跟上,尤其是安全管理。

将民众排除在公共文化决策之外,是对大众文化权益的践踏。宜宾机场改名事件,让我们再次看到功利绑架文化、绑架历史的现实案例。兹事体大,不要说笔者“上纲上线”,事件背后的种种推动因素,折射出有违科学发展观的“典型误区”,对于此事的深入剖析和评判,才刚刚开始。

这样,有了法律的靠山,笔者疑问,该新机场所在具体地点行政区划名称经国务院或各级地名主管部门批准更名为“五粮液区”、五粮液镇或“五粮液村”了吗?笔者查阅,非也!在百度中输入“宜宾机场”显示,该机场现在翠屏区菜坝镇,将迁至宗场乡,在建的机场名叫宗场机场。另外,当地群众因风俗或读音而强烈要求修改机场名称了吗?我想没有,因为这么符合官方意思的民意不可能不会在新闻发布会上公布的,即使有,更名机场的名称也需要符合《民用机场使用许可规定》第三十九“运输机场名称应当与国务院或各级地名主管部门审查批准的机场所在地行政区划的地名名称相一致”的规定。

公共资源能否商业化运作?

二、命名的风险性

  前不久,四川宜宾机场更名为五粮液机场,尽管宜宾政府回应称,这是政府行为,与企业无关,也没有商业化运作成分,但仍然引起了舆论对公共资源能否商业化运作的质疑。  毛寿龙教授认为,任何资源都可以商业化运作。就宜宾机场改名为五粮液机场而言,只要更名后,对当地经济文化有很大贡献,为何不呢?但有一点必须弄清楚,机场作为公共资源,其公共属性决定了宜宾机场的更名要由宜宾人民自己说了算。如果宜宾人民喜欢将自己的机场更名为五粮液机场,本身不存在什么问题。任何公共资源都可以超越公益性范畴,进行商业化运作,不存在什么边界问题。但商业化运作的前提是要符合公共决策的程序正义。比如说路名、机场名,甚至城市名,都可以商业化冠名,只要做出决策的是道路、机场和城市的主人,且在决策程序上合乎正义,别人都无权干涉。  对此,莫岳云教授认为,将机场冠名为企业名字,并非很合适。公共资源可以进行一些商业运作,但不能完全市场化,而要偏向于公益性。公共资源商业化是对公共权利的侵蚀,不是说谁有钱谁就可以冠名公共设施。当然,如果企业有经济实力,可以承包经营公共设施,为公众提供更优质的公共服务,但不能将公共设施变成自己的专有产品。

1、企业经营带来的风险

公共资源如何避免权贵化?

据报道,宜宾市有关人士称,以五粮液命名该机场,既能提高宜宾市知名度,还能扩大五粮液影响力,是一个双赢的合作。我们理解五粮液与宜宾市水乳交融、相互映衬的历史,甚至五粮液的名气超过了宜宾这座城市的名气,但是,这种以一个重量级企业名称或产品冠名机场而代言整个城市的形象,同样会产生巨大的无法预测的风险。企业经营是有各种各样风险的,谁能保证五粮液酒的产品质量一直不出问题呢?五粮液企业又是上市公司,谁又能保证其在资本市场等方面没有违规行为呢?假如出了问题,人们会不会怀疑该机场航空运输的安全和服务质量呢?宜宾的有关人士显然只是单纯地看到了眼前的“一荣俱荣”,而没有辨证地想到以后可能的“一损俱损”啊!

  风景名胜区建别墅、公立医院建豪华病房,一些地方公共资源被权贵侵占,表现出权贵化、私人化倾向;有的公共设施刚建成不久就出现问题,路修了不久就挖,桥建了不久就塌,大楼建成不久就炸掉……如何更好地利用公共资源,发挥其最大效应,以避免公共资源的浪费,是公共资源利用效率最大化的关键所在。  毛寿龙教授表示,现在很多公共资源打着公益的名义,但实际上却是为特权者服务,表现出了权贵化倾向。都说公共资源是大家的,但“大家”究竟是谁?很多时候“大家”不是代表着公众,而是有权决定公共资源使用的少数人。  所以公共资源使用的核心是产权问题。换句话说,只要明晰了公共资源的产权归属,只要是公共资源产权所有人集体做出的决定,只要公共资源的收益归产权人享有,那么公共资源无论怎么使用,都是合理正当的。相反,正是由于没有界定公共资源的产权,所以很多时候公共资源都没有被很好地利用。  以此而言,在不影响、不破坏环境的情况下,只要进行了环境评估,且收益归产权所有人所有,风景区建别墅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再比如土地作为公共资源,也是因为产权不明,不但破坏严重,其潜在价值也没有很好地得到利用。  莫岳云教授认为,公共资源由政府进行管理是没问题的,问题在于政府人力有限,仅靠政府管理会力不从心顾此失彼。政府可以通过购买公共服务的方式提供服务。这样,可以降低行政成本,改善公共服务质量,提高政府行政效率。在这过程中,政府作为公共资源的责任人,变直接管理为放权社会,这就是“小政府,大社会”。也只有下放公共权力,才能更高效率地利用公共资源,提供更多的公共产品。  但无论如何,公共资源都不能完全市场化,很多公共产品的改革就是因为走了市场化路子,比如说一些医疗机构和教育机构的市场化改革,忽视了公益属性,过分强调市场,才导致不成功。实践已经证明,公共资源完全市场化的路子行不通。

2、涉嫌对公众的广告强迫性和机场广告的垄断性

  记者手记 警惕公共资源私人化

据报道,面对舆论质疑,宜宾市有关人士解释说:道路和机场都是公共资源,既然以前道路都能以企业命名,机场为何不能?

  今年4月,广州市城管委重申2003年《关于广州市内公共场所、服务行业内设厕所对外开放的通告》,要求火车站、医院、宾馆、公园、商场等公共场所、服务行业内设厕所在服务时间对外开放。随即广州市政协委员韩志鹏以书面形式向城管委递交申请,“要求城管委先把单位厕所开放”。  政府机关开放厕所是多大的难事?说难也不难。在很多国家,政府机关本来就是不设围墙的,服务时间内市民随时都可以去“方便”。像德国,地方政府的办公楼,甚至警察局的厕所都允许外人使用,而且手纸、镜子是必备的。可为何在我们这,政府部门只要求公共场所、服务行业开放厕所,自己却依然连大门都难进,更何况让市民去“方便”?  政府的厕所在其整个公共管理中属于功能性的配件,连这点配套服务都不愿与民共享,何谈以人为本?依我看来,除了涉密机构外,其他所有政府机关的厕所都应免费向市民开放,并以开放厕所为契机,把政府部门“门难进”的门槛首先降下来。  是否开放厕所看起来事小,但折射出了公共资源能否公平为公众服务的理念。按说公共资源的产权为全民所有,任何公共资源都应全民共享,但眼下很多公共资源却被私人化、权贵化,不但基本公共资源如此,稀缺性的公共资源尤其如此。杭州西湖边的“私人会所”、云南洱海旁填湖建起的“私家府邸”、龙门石窟对面的别墅群,公共旅游资源变成了“私家花园”;公立医院VIP豪华病房堪比豪华酒店……  如何保障公共资源的公共属性,专家们提出的明晰产权、公共决策程序正义很值得借鉴。不能以全民所有、集体所有为借口,将公共资源变成私人、特定群体、既得利益阶层的额外福利。

乍一听,该位有关人士说的还挺有理的,其实不然。机场和道路不一样,除个别城市外,一般城市的机场只有一个,具有唯一性和稀缺性,而一个城市道路却有千条万条,数量众多,以前,一些大城市为了吸引投资,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对一些道路进行了企业命名,如北京的联想桥、航天桥,佛山的健力宝路等。目前有关部门已经意识到用企业命名道路的负面影响,取消了这一做法,因为“对长远和其他投资者不利”:一些被企业命名的道路周围区域,可能会影响更多投资者的投资热情,2009年《北京市地名规划编制导则》规定,北京新地名命名中将禁用人名、企事业单位名称。

笔者认为,企业热衷于这样冠名无非就是为了商业广告效应,但“五粮液机场”这个广告有点太霸道了,机场属于公共基础设施,其命名也应体现和照顾公众的利益,“地名”的命名方式就是为了更好的体现公共性,方便旅客的出发和到达,但是,这样命名的话,南来北往的旅客不得不被五粮液“广而告之”:你必须看着我,就像我看着你一样,构成一种广告宣传上的强买强卖。另外,这样命名对其他企业也是一种不公平,目前各大机场商业广告越来越多元化,如果其他企业想到五粮液机场打广告,似乎变成了五粮液广告下面的一个“子广告”,这样,财大气粗的五粮液借助机场这一公共交通设施广告平台不仅欺人,还能欺商。

3、疑似企业绑架政府

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应为企业创造和维护公平、公正、公开的市场环境。我们可以想得到,多年来,宜宾政府对于五粮液发展的支持和五粮液对于宜宾城市形象的提升都有相当力度的相互支持,但五粮液机场这一直接、简单的植入式广告命名,是否造成对其他企业的不公?是否会对弱于五粮液和外来投资企业造成心理上的某种暗示:政府爱强嫌弱,只有五粮液可以代表宜宾形象。笔者认为这样做,仅仅提升的是五粮液一个品牌的商业名声,而损害的是政府及城市的公平形象。难怪有网友称,这是“权力与大资本勾兑的典范”,政府有被五粮液“绑架”之嫌。

三、助长酒文化的负面影响

酒文化在我国源远流长,但近年来,酒文化对廉政建设的负面影响越来越大,酒价攀高,被认为是公款吃喝的结果,一些行业、地区,已经开始限酒,如公安部颁布的“五条禁令”中其中三条就和饮酒有关,重庆市政府要求政府接待严禁使用高档烟酒,“醉驾入刑”可以解读为国家从法律层面对酒文化恶性的一种强制性纠正,现在在某种意义上,酒成为奢侈、贿赂、等级、堕落的象征。因此,宜宾五粮液机场,这种以酒文化来代表和推广城市形象的做法,是对宜宾这个城市的内涵和外延进行了删减性和压缩性包装,反而使酒文化负面影响进一步发扬光大。

机场作为公共交通设施,是一个城市的窗口,窗口展示的应是这个城市历史文化、人情风俗和现代文明,但宜宾五粮液机场的横空出世,让南来北往的旅客一下子置身于一座酒气熏天的机场,一个醉生梦死的城市,一种不被灌醉不罢休的害怕意境!

本文由百家棋牌发布于航空,转载请注明出处:光明日报,广州日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