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百家棋牌 > 航空 > 巴西希望通过原材料出口反哺国防工业,未来中

巴西希望通过原材料出口反哺国防工业,未来中

2019-09-19 05:28

[据合众国际社2012年6月1日报道]巴西已制定了一个战略,继续通过原材料出口收益反哺国防工业开支。

[据合众国际社2012年6月1日报道]巴西已制定了一个战略,继续通过原材料出口收益反哺国防工业开支。

图片 1

余南平

巴西高级政府官员表示,国防开支的增长是对巴西保卫陆地和海域自然资源的响应。巴西一直为发展其工业基础大量投入,其中包括航空与国防工业,但这些资金依赖于出口货物和原材料获得的收益。尽管工业化进步迅速,但回报仍然很低。

巴西高级政府官员表示,国防开支的增长是对巴西保卫陆地和海域自然资源的响应。巴西一直为发展其工业基础大量投入,其中包括航空与国防工业,但这些资金依赖于出口货物和原材料获得的收益。尽管工业化进步迅速,但回报仍然很低。

2007年年中,美国《防务新闻》周刊公布了根据世界各防务工业公司2006年营业额排列的世界防务工业100强排行榜,根据这一排行榜可以归纳和概括出世界防务工业领域一年来的一些发展和变化趋势。与2006年该刊公布的100强排行榜相比,在2007年公布的世界防务工业100强中,基本格局没有大变化,但普遍出现微调。受益于战争开支增长,美国和欧洲公司依旧遥遥领先:上榜公司的组成中,美国占41家,欧洲占40家;欧洲上榜公司中的俄罗斯公司比上年增加3家,达到12家,其中,俄航空工业领域的公司正在力图重振。进入排行榜的亚洲公司仍然来自日本、以色列、印度、新加坡、韩国,共有18家公司上榜,比上年增加3家;印度公司的排名比上年提前,韩国比上年增加一家公司进入百强,以色列公司则受美元贬值影响而排名略有下降。以下是世界防务工业一年来的一些发展和变化趋势。一、美国防务企业最关注的仍然是国防部开支升降在过去的六年中,由于反恐战争的需要,美国国防部开支的年增长率达到了10%,美国防务工业因此而大大受益。但现在美国防务工业的高层管理人员越来越关注未来国防开支的不确定性。尽管比较一致的观点是美国国防开支至少在未来2-3年内将继续增长,但也有不少人认为国防开支的下降可能不久就会发生。本次排行榜上名列第二位的波音公司的防务业务主管表示,他几年前就开始在公司战略中考虑这次国防开支下降,他认为现在军费开支正变得越来越紧张。相比之下,本次排名第五位的雷声公司则更为乐观,该公司认为,即使伊拉克战争结束,军用装备也需要大笔经费来完成修整。排名第21位的DRS技术公司董事长呼吁建立一种新的国防开支战略,这种新战略将避免国防开支的大起大落,从而使防务工业基础得到长期维持。DRS公司董事长的新国防开支战略得到了一些分析家的支持。DRS公司2006年的排名为第28位,排名上升的主要原因是它并购了"工程支援系统公司";DRS公司的战略重点是综合公司的各种资源来为客户提供无缝的系统和服务解决方案。国防开支的下降对防务工业营业额的影响有2-3年的滞后期,因此,今后几年美国防务工业仍将继续增长,这样使美国防务企业有一定的时间来提前为可能出现的国防开支下降作准备。美国防务企业正在进行的准备包括:重组业务;现代化设施;减少厂房面积;改进工艺;从核心防务市场扩张至新的临近领域;扩大国际市场。排名第一位的洛·马公司已将美国政府信息技术市场列为目标,雷声公司则紧盯世界范围的收费公路和边境安全项目。洛·马公司称,其一半的营业额来自于IT工作,公司正在重新定位来满足正在变化的全球需求,这一需求正在转向更广泛的安全系统;公司的工作越来越多地涉及诸如保卫基础设施、保卫边境、保护信息以及提供对抗恐怖主义和犯罪的能力等方面。BAE系统公司的排名从2006年的第四升至2007年的第三,其营业额的增长主要来自于北美市场,具体来说是通过过去10年间的一系列合并和并购。BAE公司2005年通过并购美国联合防务公司加强了其在地面系统领域的地位,并直接受益于反恐战争开支;为进一步加强在地面系统领域的地位,BAE公司2007年初宣布有意收购排名第31位的装甲控股公司。在2007年100强当中,防务合同的集中趋势有所加强,5-7家公司就占有了美国国防部的大部分主要合同;美国防务市场上仅有18-20家主合同商。对装甲系统和翻新车辆的需求使装甲控股公司和排名第26位的达信集团受益。达信集团目前正在改善企业管理和重组业务。装甲控股公司称美军方对地面车辆的需求使公司在2007年继续增长。美国防务分析家和前政府官员预测,即使美国开始从伊拉克大量撤军,国防部仍将花费越来越多的钱来让私营企业完成专业性任务。在过去的十年间,美国防部花钱来让工业界完成大量的任务,从基地巡逻、开展工程、开卡车到保护数据资料不等。在伊拉克战争期间,这一趋势进一步加强。专业于服务的大型防务公司,近一年来的经营业绩都比较好,如排名第12位的KBR公司、排名第13位的科学应用国际公司和排名第15位的霍尼韦尔公司。KBR公司是从哈利伯顿公司分拆出来的,后者在2005年防务100强中排名第10位。DRS公司也从美国防部的服务开支中获益,该公司预计其2007年营业额中的27%将来自服务工作,至少不低于之前的水平,理由是部队机动性对未来军事战略的重要性以及对高水平安全的持续需求。排名第27位的罗克韦尔·柯林斯公司称服务工作是该公司的一个重要增长领域。据工业界官员说,预计今后几年来自伊拉克的服务市场将年增长约10%;即使来自伊拉克的需求下降,对各公司而言也只是调整其防务服务领域业务战略而已;美军比以前更需要民营企业的技术工人,而这说明美军在招募和留住技术工人方面的支配地位不如以前。有分析家称,即使伊拉克战争后采办开支下降,大型防务公司也可以寻求获取更多的服务合同。大型防务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目前对今后美国反恐战争的走向十分关注。分析家认为,即使出现大型防务公司争夺服务合同以弥补采办合同的损失的局面,大型和小型服务公司受到的影响相对要小,中型服务公司则需要考虑将受到的影响;因为大型服务公司的竞争力足够,而小型服务公司受到小企业保护政策的保护。二、欧洲关注EDA和EADS的未来据欧洲政界和工业界专家说,欧洲防务局从结构组成和潜力上来看有朝一日可能有能力组建或支配欧洲防务市场。欧洲工业界官员预测,EDA今后可能承担类似美国国防预研局的职责,即确定未来技术和成为欧洲综合采办系统的核心。EDA的四个部门涉及面很宽,从防务研究、武器项目联合到市场组织计划。每周都有各方面的防务专家聚集到EDA来评审新的途径,包括长期通用装备项目的可能性,以更有效地利用欧洲有限的防务资源。但EDA目前最大的现实问题是经费太少,每年的预算仅有2300万欧元。目前EDA的人员不到100人,只签过一些小型的有关防务技术和能力的可行性研究合同。由于一些欧盟成员国的反对,EDA还没有军事预算。据EDA官员说,阻碍欧洲范围防务开支联合的一大障碍来自于各国国防部。在各国国防部,眼前的问题受到重视,远期的防务能力开发预算更难得到支持。但欧洲防务采办和工业政策的修改正在政界人士的考虑之中。专家认为,在欧洲防务工业的未来发展中,有几个关键问题需要解决:建立欧盟安全与防务政策;加强EDA的作用;欧洲防务工业重组。排名第七位的EADS公司近来吸引了欧洲人的目光,新任法国总统萨科齐正在推进简化该公司的管理结构,从两位董事长和两位CEO简化为一位董事长和一位CEO,目的是提高效率并对全球航宇工业的竞争和市场需求反应更快。但不是所有人都支持EADS的改革,反对者说,EADS现有的管理结构保证了平等,尽管效率不是很高,但公司一直在运转。由于EADS公司的规模庞大,其改革可能为整个工业界带来结构性变化。目前EADS公司的目标是增强竞争力,扩大防务业务,并在美国军用市场获得更多合同。EADS目前约75%的营业额来自于其最大子公司空中客车公司的民机业务。EADS近期在内部和外部的改革问题上都有一些考虑。在内部,是否继续持有达索公司46%股份是其中一个问题,EADS的法国和德国股东对此意见不太一致,法国人认为持有达索股份是一个战略性问题,这将允许EADS参与未来第五代战斗机的研制,并可能取得领导地位;但德国人却没有看得这么重要。在外部,与其它主要航宇公司的联合也是一个考虑,有报道说,排名第9位的意大利芬梅卡尼卡公司可能购买EADS的5%股份,但芬梅卡尼卡公司否认了进行此类股权交易的可能性,因为两家公司在包括直升机在内的众多领域竞争,如果进行股权交易需要在两家公司的整个层面作相应调整。排名第11位的泰莱斯公司其排名比上年下降两位,主要原因是其一些主要合同结束了。该公司2006年秋季获准收购澳大利亚最大防务制造商ADI公司50%的股份,收购的目的是增强泰莱斯公司在全球市场的竞争力。法国国防工业委员会2007年中向政府提交了一份报告,呼吁保持现在的每年国防开支水平,即占GDP的2%,并将每年国防研发开支提高39%至10亿欧元,以保持法国在欧洲的领先地位。这份报告的目的是影响政府从2009年开始的多年国防预算决策。报告说,低于GDP 2%的水平,将使法国防务能力和工业能力的复兴难以保证。2007年法国国防研发开支为7.24亿欧元,比2003年增长37%。三、亚洲防务工业雄心勃勃,但面对挑战和问题韩国借助于在过去十年间为美国生产武器系统部件和专利生产美制武器系统,其防务工业目前正在寻求用自己的技术来生产世界级防务产品,从而成长为世界级防务工业。韩国政府正在采取措施来促进防务出口,目前整个政府正在采取行动来培育以出口为导向的防务工业,措施包括各种激励和预算支持。2007年初,韩国武器采办机构"国防采办项目局"预测本国的年防务出口额在3-4年间将增至目前的四倍,达到10亿美元; 预计2007年本国防务出口额将从2006年的2.5亿美元增至3.4亿美元,增幅为36%。到2007年6月份,韩国2007年的武器出口额已达到1.6亿美元。DAPA官员认为,目前韩国防务工业的平均产能利用率只有57%,比较低,相比之下消费品工业的平均产能利用率为78%;而韩国防务工业今后发展的本钱在于武器技术方面已获得了足够的竞争力。由于过去韩国大部分的武器系统都是从美国进口,或与国外合作开发,这样使韩国的武器出口受到限制;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韩国已开始生产一些自研的高技术武器系统,包括KT-1基础教练机和XK2主战坦克。2007年6月,排名第79位的韩国航宇工业公司获得了土耳其的30架KT-1教练机订货,交易价值约4.5亿美元;KT-1在竞争中战胜了巴西的"超巨嘴鸟"。土耳其还想专利生产韩国的XK2坦克。XK2的制造企业包括现代汽车公司下属的Rotem公司。DAPA官员预计这次土耳其的飞机和坦克订货总价值将达到约5.4亿美元,将成为韩国有史以来第二大武器出口订单,最大的订单是2001年同样来自土耳其的K9自行榴弹炮交易。KT-1已向印尼出口,今后的潜在订户包括墨西哥和危地马拉。KT-1教练机的出口还有利于今后韩国T-50超声速教练机的出口。韩国今后武器出口额增长的希望之一就是T-50教练机。KAI预测T-50能获得今后25年世界教练机市场约30%的份额,即3300架世界需求中的1100架。T-50的潜在订户包括美国、希腊和新加坡。K21装甲车、舰艇和导弹是韩国的其它重要出口产品。与此同时,以色列的防务出口则受到美元贬值的打击。尽管在2006年营业额增加和获得了大量新合同,以色列防务出口商还是抱怨利润率下降,原因是美元对以色列货币谢克尔的贬值,2007年6月中旬美元对谢克尔的比价与2006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3%。以色列防务企业表示,如果这种趋势继续下去的话,它们将不得不削减对未来发展十分关键的研究与发展及其它投资。以色列作为世界第4大武器出口国,其防务工业依赖于出口,而美元贬值和谢克尔升值却带来了双重影响。以色列防务工业70%以上的收入是以美元结算,而工资和基本投资却必须用谢克尔支付。排名第49位的国有拉菲尔公司估计其2007年上半年因此而损失了5000万美元。目前以色列已在采取措施阻止这一趋势的发展。措施之一是投资于对冲基金来保护企业现金,但不利因素是增加了保险费。排名第39位的埃尔比特公司受到的影响相对要小,原因是该公司很大一部分业务是在美国开展,而在欧洲的业务也在增长,在欧洲是以欧元结算。在日本,一些政府和工业界官员试图小心翼翼地放松对日本武器出口的限制,使日本武器制造商能参与国际竞争和国际项目。日本企业能制造大批武器装备,但没有一件可以出口。日本防务工业受到"武器出口三原则"政策的限制。日本许多企业希望放松武器出口限制,尤其是大型企业。如果日本放松武器出口限制,三菱公司可能将受益最大,该公司生产柴油攻击潜艇、装甲车和F-2战斗机。日本从1967年开始执行"武器出口三原则"政策,期间只有两次被正式修改后放宽限制,最近的一次是2004年,当时日本政府批准与美国合作开发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目前"武器出口三原则"政策的修改比较缓慢,日本国会有人希望将本国武器出口政策调整到国际标准水平。但日本国内一些人士反对武器出口。有人认为日本武器出口限制政策最终将被修改,部分原因来自于本国工业界的压力,部分原因是因为日本担心在武器装备上过于依赖美国。但也有专家认为修改或取消"武器出口三原则"比较困难,首先美国可能反对。四、俄罗斯力图重振飞机工业俄罗斯联合飞机制造公司定于2007年年底以前完成重组。2007年年中,OAK制订出了其今后五年的生产计划,与波音公司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并正在完成对境外一家飞机制造厂的收购。据OAK董事长、现俄罗斯副总理伊万诺夫说,乌兹别克斯坦政府已同意塔什干契卡洛夫飞机生产联合企业加入OAK。如果顺利的话,TAPOiCH将成为首家并入OAK的外国企业。2006年2月,俄总统普京命令所有的俄主要飞机企业并入OAK,以增强俄飞机工业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乌兹别克斯坦政府拥有TAPOiCH 64.4%股份,OAK计划用股票换取乌政府的这些股份。TAPOiCH按照从伊留申公司获取的专利,生产伊尔-76和伊尔-114货机;伊留申属于OAK。TAPOiCH的总资产为1.325亿美元,它并入OAK后将承担货机生产。但OAK至今最大的成就还是制订了2008-2012年的民机生产计划,涉及431架民机。在过去的十年间,俄罗斯年均生产8-9架民机,因此新计划是一个飞跃。不过俄分析家说,新计划还不是订货,而是一个预测,可以用于申请政府的财政支持。俄议会原计划在2008-2010年每年向OAK拨款2.3亿美元,但目前计划将三年拨款增加约一倍至13.5亿美元。根据OAK与波音公司签署的协议,双方可能合作研制150座的客机。OAK计划重组为三个子公司,分别生产军用、民用和货运飞机。据OAK说,控股公司计划在2009年底或2010年初开始公开发售股票。西方人对OAK能否成功这一问题有不同看法。泰莱斯公司官员认为OAK会成功,因为俄罗斯有丰富的工业资源,市场庞大。一位美国分析家认为OAK会成功,因为俄罗斯有潜力,只是还不知道如何来利用这些潜力;OAK在民用飞机领域的成功将带动军用飞机领域。但另一位美国分析家持不同看法,他认为OAK的发展道路上有大的障碍,其中最重要的是该公司是国有的,而商业独立不太可能实现。(作者:中国航空工业发展研究中心航空技术所 姜曙光)

大国力量的源泉不仅在于经济总量,更依赖于基于国防工业升级而来的技术进步。在今天“警惕性竞争”的国际环境下,中国的世界大国地位和核心利益诉求保障必需依赖国防投入的加强。抛弃传统的公共投资理念,以国防工业升级为推手带动中国经济转型,是中国长期战略的必然选择。   随着中国对钓鱼岛主权宣示和反制日本“钓鱼岛国有化”行动的升级,一个攸关中国长期发展战略的问题随之而来,即在未来的“中国成长”道路上,我们将以何种能力来保卫属于自己的核心利益?哪种长期投资可以满足中国国家主权利益维护和经济转型的双重需要?    国际关系历史的启示

该战略计划更多的利用原材料出口获得的收益推进工业化发展,并升级长期被忽视的武装部队。随着巴西从货物和原材料出口收益的增长,以及更多能源资源投入生产,巴西官员表示有必要以此来支撑国防工业。

该战略计划更多的利用原材料出口获得的收益推进工业化发展,并升级长期被忽视的武装部队。随着巴西从货物和原材料出口收益的增长,以及更多能源资源投入生产,巴西官员表示有必要以此来支撑国防工业。

  二战后的国际关系史尽管是以“冷战”拉开序幕的,但1989年“柏林墙”倒塌引发的美苏两霸力量对比改变,以及随之而来的全球自由主义浪潮,并没有完全抹杀国家治理模式乃至市场经济模式的差异。随着中国力量的成长,有别于欧美国家治理模式的“中国模式”作为“另类”共生于全球经济体系之中,而这注定了“警惕性竞争”是今天中国与西方,包括东方大国国家关系之中的本质。当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现行国际机制短期内无法再提供经济繁荣的“共赢游戏”时,“警惕性竞争”所带来的贸易摩擦、领土争端问题不仅容易被代议制政府体制下的竞选党派所利用,同时这些问题还能和“历史回忆”一起勾起民族主义、反全球化思潮、宗教极端主义之间的复杂互动。回顾二次世界大战前后的国际体系以及战争的起源,没有哪个历史学者可以否认,经济衰退为战争诱发提供了思想与社会基础。而历史惊人相似的是,国际关系中的现实主义理论总是在这个时刻,可以接近全面地解释国家关系之间的本质。虽然,我们相信历史的进步可以使自由主义、建构主义等理论构建部分地、阶段性地解释今天的国际体系和国家之间的关系,但现实主义所信奉的“国家实力”无论是以硬的形式还是以软的形式存在,终究是今天处理国家之间关系的基石。历史研究表明,国家实力的本质是一个历史进程中的横向比较关系,并不是某个国家自身历史进程中的纵向比较关系,当实力、特别是硬实力出现软肋时,国家利益就无法依国际法法理依据和历史存在而被保全。因此,大国利益要得到永久维护,不应该放弃自身力量的构造,并需要时刻评估国际体系中国家之间的横向力量对比关系。    大国国家力量的源泉

巴西国防部长阿摩林称,巴西必须增加国防开支,以提高其待战和响应或是拒止敌人的能力。尽管巴西与所有10个邻国关系融洽,但仍需复苏国防工业。

巴西国防部长阿摩林(Celso Amorim)称,巴西必须增加国防开支,以提高其待战和响应或是拒止敌人的能力。尽管巴西与所有10个邻国关系融洽,但仍需复苏国防工业。

  一个错误的常识就是:经济总量是国家力量的源泉。100多年前的鸦片战争时,中国占全球GDP总量份额超越今天美国占全球经济份额,但这种经济总量并没有使中国摆脱沦为半殖民地国家的命运。如果以美国作为今天世界力量大国的样本加以客观分析的话,剔除体制因素,我们可以看到,至少是经济总量、军事硬实力、金融霸权、科技创新、教育基础、文化传播等几项要素综合构成了“美国霸权”。令人困惑不解的是,这些要素的驱动力是什么?略懂美国体制的人均会回答说,是“自由竞争”驱动了国家创新,而公司是创新的主角。但是,研究一下杜邦公司、波音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通用公司等公司的成长历史与科技创新历史,包括研究一下信息技术革命的起源,一个隐藏很深的幕后推手马上浮出水面: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的国防采购是持续推动美国技术革命进步的真正核心,其采用的预研式、竞争式国防采购不仅一次次推动各种技术的无限升级和综合集成,同时还良好地满足了军用产品民用化的“技术溢出”和市场化的国防开支成本控制。美国没有“发改委”,其科技进步的主角扮演者不是“科技部”而是“国防部”,科技进步史和美国公司成长史提供的历史事实表明,美国作为世界大国力量的培养与其科技水平的保持以及国防工业的发展呈完全正相关的关系,因此,大国国家力量的源泉不仅来自以经济总量为基础的全球市场份额,以及全球金融市场的定价权力和货币政策的导向性能力,更来自军事工业硬实力的市场化构建和技术进步能力的保持,而从战略角度而言,一个国家投入国防工业带来的良性运作结果,不仅是国家的经济增长、科技进步的长期可持续潜力,同时也为大国国家力量的维持和国际威慑力的获得提供了必要前提条件。就此而言,无可辩驳的事实是,今天的俄罗斯依然在享受前苏联军事硬实力丰厚的历史遗产,俄罗斯从来没有理会过西方国家对于其加强军事投入的任何批评,俄罗斯的国际话语权也从来没有因其经济周期性波动而有所减轻或者被剥夺。    澄清一个理论认识的误区

目前巴西国防开支总额超过300多亿美元,占GDP的1.6%,相比而言,美国、俄罗斯等其他国家的国防开支占GDP的4%以上。巴西政府官员表示,目前的计划并非是想与美国或俄罗斯的国防开支水平看齐,国防开支占GDP2%是比较切实的数字。如能达到该目标,则可与印度及其他主要新兴市场水平相媲美。

目前巴西国防开支总额超过300多亿美元,占GDP的1.6%,相比而言,美国、俄罗斯等其他国家的国防开支占GDP的4%以上。巴西政府官员表示,目前的计划并非是想与美国或俄罗斯的国防开支水平看齐,国防开支占GDP2%是比较切实的数字。如能达到该目标,则可与印度及其他主要新兴市场水平相媲美。(中国航天系统科学与工程研究院 陈菲 许红英)

  对于前苏联解体原因的研究文献,在今天的中国可谓浩若烟海,而一个比较流行的判断就是:前苏联在上世纪80年代冷战环境下与美国展开军事竞赛,由于国防工业投入巨大,其军工优先的准军事体制拖垮了经济。这个结论看似非常合理,也符合逻辑。以历史数据来看,1987年美苏军事竞赛最高峰期间,前苏联军费投入占GDP的12.5%,军人占千人口的16.1%,而美国同期的数据分别为6.6%和9.6%;数据的简单比较似乎满足了前苏联国防工业投入巨大而拖累其经济发展这一结论。但是,由于两国GDP总量存在较大差距,从总量来看,上世纪80年代美国的军事工业开支要多于前苏联。问题在于:为什么前苏联需要两倍于美国的国防开支投入和更多的人力投入才能满足于与美国在全球抗衡?答案只有一个:技术装备水平落后的国家,如果要想维持世界大国地位,就必须投入更多人力和财力。接下来我们要问的是:为什么“星球大战”计划中的国防工业投入,使美国在上世纪90年代的信息技术革命中获得了技术准备并产生了实质性的“技术溢出”,从而带动美国经济与产业结构完成历史性的惊人一跃,而前苏联的所有国防工业投入几乎成了国家经济的“沉没成本”甚至是经济增长的负资产?答案恐怕也只有一个:美国的市场化军工体制,成为美国国家技术进步和产业升级的引擎,而前苏联封闭式体制的科研投入不仅低效,同时缺乏市场机制,无法产生“技术溢出”。因此,并不是对国防工业的巨大投入拖垮了前苏联经济,而是计划经济与封闭的科研体系耗费了前苏联的国民财富,相反,一个良性的、市场化的、竞争性的军事工业体系,不仅可以在国家需求的有效引导下为经济体增长带来可持续的技术升级、技术储备,同时为国家的国防工业投入、国家的国际力量保持以及产业升级提供了最直接可靠的保障。    中国国家战略的选择

  后金融危机的今天,中国面对着复杂的国内外局势,中国国家战略的选择,要求我们重新评估大国成长本质需要的持续动力。我们应该客观地看到,在过去几十年间,中国的经济总量增长与国防实力增长并没有保持同步,从全球军事开支占GDP的比重而言,以2011年数据为例,中国仅为1.28%,不仅大大低于美国4.8%和俄罗斯4%的大国开支水平,同时还低于世界主要国家2%的平均水平。我们坚持中国经济发展需要稳定的外部环境,但战略机遇期的维护并不完全意味着要以牺牲国防工业的发展为前提。事实上,真正有价值的战略是:如何利用国防工业的发展来提升科技进步能力,并有效带动产业转型。   今天,在中国经济增长趋缓的大背景下,有一种传统的、习惯的思潮依然在反复涌动,即利用国家经济增长累积的财政资源再次进行大规模基础设施投资。与此同时,我们似乎已经遗忘了国防工业投入也是一种公共投资行为,是一种不择不扣、真正意义上的“国家内需”,如果使用得当,这种投入不仅可以为产业升级和军事技术民用化提供基础性支撑,更为重要的是,它还可以为中国国家硬实力的增强、维护宝贵的战略机遇期提供安全保障。可以横向比较的是,同样面对后金融危机时代的经济放缓,俄罗斯推出的“俄版四万亿”刺激计划是,在2020年前投资7200亿美元全面升级俄罗斯的武器装备系统。显然,作为曾经的世界“帝国”,俄罗斯非常清楚,国防实力对于一个有志向再次崛起的大国意味着什么,它也更清楚国防工业对于俄罗斯高端制造业再次复苏所具有的内在价值。当然,俄罗斯与中国国防工业体系今天同样面临的困境是,如何打破垄断、进行市场化构造,如何形成激励机制、鼓励科技创新。在此方面,中国相比俄罗斯的优势在于,我们已经有了规模不小的资本市场,完全可以采用股权激励机制去匹配智力资本的投入回报。   综上所述,面对复杂的国际环境,面对中国经济增长模式亟须转变的内在要求,我们必须思考的是,何种投资具有复合性和持续性?在当今“警惕性竞争”的国际环境下,要真正赢得大国之间发自内心的相互尊重并保持战略机遇期,最核心的基石就是中国国防工业水平和能力。因此,推动国防工业升级,带动中国经济向高新技术自主转型,是中国未来长期发展战略可以选择的路径,同时也是中国真正成长为全球大国的必然选择。   (作者为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地区发展研究院教授)

《文汇报》 日期:2012年9月24日 版次:14 作者:余南平

链接:

本文由百家棋牌发布于航空,转载请注明出处:巴西希望通过原材料出口反哺国防工业,未来中

关键词: